2012蒋开发艺术陶瓷精品网上鉴赏拍卖 美图3 美图2 美图1
孔仲起老师
孔仲起老师
孔仲起 求助编辑 百科名片 孔仲起,名庆福,字仲起。原籍浙江慈溪,1934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绘画世家,祖父子瑜、
恩师卓鹤君
恩师卓鹤君
卓鹤君 卓鹤君1943年出生于浙江杭州。198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研究生班(原浙江美术学院)并留校
和中国美院院长肖峰先生、教授孔仲起先生留影
和中国美院院长肖峰先生

传承发展
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美术馆动态 > 传承发展 >

以画追心

发布时间: 2012-11-08 13:31作者: admin来源: 中新网浏览: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zgqj/2012/10-26/4280749.shtml

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zgqj/2012/10-26/4280749.shtml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 画 追 心

以画追心

蒋开发黄梅长卷

――蒋开发艺术道路述评

  左右画作价格的因素,正经历一个由稀缺性、文物性乃至历史性,向艺术性的转变,这是画作价值的正本清源与回归。其例证是:现世画家画作的市场热度、拍卖价格屡屡逼进谢世画家;而曾受冷落的中青年画家,多年来对各种画风、画派乃至技法的继承发扬、创新求变,也逐渐受到市场热捧。

  具备一流画家潜力的中青年画家,或许已有数百名;而其中谁能跻身一流,就艺术本身的发展规律看,取决于画作艺术性的高低。这艺术性是指:能瞬间激发出欣赏者的审美激情,并给欣赏者以刻骨铭心、终生难忘的感动。

  而好画常有,感动不常有,对风格求新求变的中青年画家的画作而言,则更是如此。

  但杭州画家蒋开发,却画出了这份这种激情、和刻骨铭心的感动。

  梅王之叹

  人的一生,总有那么一个时刻,惊叹于美的不可思议,而目眩神迷。欣赏蒋开发的梅花,就是这样的时刻。蒋开发的梅,枯笔墨痕,活力盎然;枝干遒劲,盘曲向上;梅花栖息于疏密有致的枝杈间,点染由心,如华雨长天。

  蒋开发尤擅腊梅。笔者欣赏到的这幅腊梅,一展开,便感到强烈的视觉冲击力。遒劲盘曲的树干、纵横交错的枝杈、斑驳陆离的橙艳,宛如纤纤玉指,撩拨心弦。赏后合上画卷,又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满足流畅心间。在似与不似之间,达至清新丽雅、艳而不俗、拙中见巧,清寒高放的文人境界,堪为觅之难得的上乘之作。

  谓之难得,有其多年来在日本广受热捧及所获之“梅王”称号为证。然而在国内,却未有在日本市场的同等地位,其间差别,令人深思和感叹。中日两国绘画,素有渊源,现代名家如齐白石等,先在日本一夜成名,后于国内得到承认;当代书法家如范增等,也是先受日本市场承认,后跻身国内一流名家。梅王蒋开发,在日本大红大紫,照理说在中国也应赫赫有名。而实际上,蒋开发的梅虽也洛阳纸贵,但反映其市场地位的画作润格,却仍停留在每平方尺数万区间之内,离梅王所应有的几十万、上百万润格,尚有不小落差。是中日之间的市场逻辑有了转向,还是一飞冲天的时机未到,真金总会闪光?尚待观察。不过中日市场落差构成的投资潜力,已令藏家疯狂,以至数年来,创作之中的画作均被悉数订购,迄今一幅完成的画作都没有留下。就连这幅笔者赞赏不已的腊梅,也是一幅尚待完成之作。

  当代国画,常见梅兰竹菊,概由古人钟情,后人因循使然。因其常见,过多过滥,乃至即使“师出有门”,也往往令人兴味索然。蒋开在梅上的探求,对爱梅的藏家来说,无疑是件幸事。

  山水神韵

  蒋开发的山水,更有一番气象。在创作中的两个山水卷轴,沟垒壁壑、云蒸霞蔚、泉流倾泻,气象万千。一幅起伏有致,急缓相应,交响乐般荡气回肠;一幅平远开阔,恬静和谐,小夜曲般舒美悠扬。这两幅作品尺幅达30cm×900cm,乃鸿篇巨制,荟江南山水为一卷,萃人间胜景为一图。一山一石,雾露云霞,或皴或擦或涂或抹或点或染,不拘一格,时而兴之所至,笔之中锋写就,又不失小心收拾;一草一木,一瀑一流,则细笔精就,颇多神来之笔。动人处,云霞雾岚,潮涌流动;山涧泉瀑,叮当作响;枝叶婆娑,迎风摇曳;莺滑花底,宛若仙境。

  西画的形体、质感和神韵,靠颜料的堆砌和修正;而国画的形体、质感和神韵,靠的是一笔挥就,和小心收拾。所以国画笔笔见功底,有没有在一笔间。一笔下去,好的是形神兼备,坏的是废纸一张,。

  蒋开发6岁随父学画,十岁启蒙于西泠印社名家钱大礼先生,后拜中国美术学院著名山水画教授孔仲起等多位名家为师。他留居扶桑十三载,以中国多元现代画走向世界,注重实践,更重视学院深造,终于考取日本国立崎玉大学艺术系硕士研究生,于是在他的画风中又巧妙成功的揉入异国风情,回国后又进一步进入学院深造,考取中国美院博士生,在严师博导卓鹤君教授的悉心亲授下,使他的画艺又有质的飞跃,巨幅博士毕业创作《西溪烟霞》荣获博士生毕业创作一等奖,以他的天才神思,加上志心勤恳,造就了功力深厚、题材广泛、既有北派之壮观又有浙派之风韵的艺术风格,终于以超凡脱俗、灵光闪动、收拾精妙的画风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蒋开发的小幅山水画,以小见大,有咫尺千里之感,颇具魅力,已悉数为藏家收藏,踪迹难觅,只能从画册上一睹神韵。而正在创作中的这两幅山水卷轴,已有多名藏家表示收购。

  创意青花

  对于一个勤奋敬业的画家来说,重要的不是画作的润格,也不是画坛上的“地位”,而是如何把源源不断的灵感,完美圆满地表现出来。画家的灵感,犹如人的机会,逝去,或许便不再来。所以这样的画家,可以错过金钱,可以错过地位,但是绝对不能错过灵感。

  蒋开发体魄健壮(年轻时曾做过跨栏运动员,是刘翔的师叔级人物),加之勤奋,灵感源源不绝。画山水,画梅花,以至感到薄薄的宣纸,不足以承载不绝的灵感。

  古往今来,许多国画大家都想过用宣纸以外的介质,承载“额外”的艺术灵感,蒋开发亦复如是。在他50岁之后的某一天,忽然有了一个机遇:景德镇瓷场邀他在瓷瓶坯胎上作画,烧造画瓶!

  蒋开发从杭州来到景德镇,本来只想试试看,当一头扎进瓷场的瓶胎中,却感到与瓷胎相见恨晚,相交甚欢,索性将瓷瓶画当作了主攻方向。

  他画的瓶子,在专场拍卖会上,惊艳全场,被悉数拍走。有史以来,瓷瓶上的画,都是工匠的浓笔重彩;画家的画,因墨分五色,淡墨在瓷瓶上烧不出来。而蒋开发连淡之又淡的薄雾轻纱都画出来了,而且一烧即成,毫不走色。难道千古难题,被他破解?

  的确,蒋开发破解了这道难题。而且这难题,不是从他画的第100个瓶子开始破的,也不是从第10个瓶子开始破的,而是从第一个瓶子开始破的。在画第一个瓶子时,面对淡墨无法烧出的难题,他没有像别的画家那样,屈就工匠技法,将墨色调浓,而是该淡的就淡,皴擦点染不行,就“揉”,硬是把淡墨揉进瓷胎。有画家笑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可在烧好后,笑他的画家却又赞不绝口。瓷瓶画面上,但见山峦起伏,薄雾从草木上升起,笔笔传神到位,犹如宣纸印就,更胜于宣纸,浑然天成!

  在蒋开发的瓷瓶上,传统的稳定构图,为“出血版”式的构图所取代,重心上移到瓶口,甚至移到瓶子上方的虚拟位置。如此构图的动机是:瓶子到了藏家之手,或欣赏或使用,都不复单独存在,必要依赖环境。而令瓶身与环境和谐的最好的办法,就是将画面重心移到环境中,实现瓶身的去重心化,实现欣赏价值的最大化。而且重心上移,还带来另一个有趣的变化:瓶口与瓶身的体积差,天然地构成了覆盖瓶口瓶身画面的疏密变化。

  蒋开发的瓷瓶,题材涉及山水、花卉、蔬果等,个个有创意,件件有匠心。画山水,则尽量拉开浓淡层次,使画面表现得更丰富;画花卉,则利用瓶体特点,安排收放,穿插自如、主次相应;即便画最难以出彩的蔬果玻璃器皿,也会用中锋。刚劲。圆润。硬朗果断的线条,突出玻璃器皿通透的的质感和韵味。

  真实感性

  由画家到名家,有两条路:一是潜心继承,先合章法,后立画风;二是勇于开拓,灵感所至,大胆实践, 后合章法。

  先合章法难:潜心师承,易失却自我,难立画风。后合章法也难:先贤章法,自有其美学根据在, 以笔墨逐灵感,自然章法难合。

  蒋开发虽走的后一条路。以自己惯用的技法,去合先贤的章法,难度可想而知。即使一皴一擦,若想表达到位,少者两天、三天,长者累月经年。就其近些年的画作看,幅幅章法谨严,无懈可击。

  蒋开发擅画芦苇。10多年前,他的芦苇就已飘逸潇洒,曲尽其妙,深得藏家厚爱。但他觉得芦苇的特质仅凭苇杆的曲折变化和苇花的朦胧尚显不足,还应通过苇叶的变化更好表现。一天他突发灵感,下笔一试,一片一波三折的苇叶现在眼前。这就是芦苇的悲凉萧瑟!寻觅已久的画苇的章法,至此完善了!

  山石是皴出来的。但是当他着手江南山水画轴时,他心里山体蜿蜒流动的线条,却皴不出来。他搁笔良久,沉思默想。多日后,一个念头在他心头涌起,他提笔就写。画笔过处,正是缠绕他心头多日的山!原来山,也是写出来的!

  蒋开发喜欢听歌,近两年,喜欢上杨坤的真实、感性。他是在杨坤的歌声中,创作那两幅江南山水画轴的。按他的解读,画中客体,均与杨坤的歌曲有了对应,处处表达着真实、感性。

  心不易得

  欣赏画作,最大的享受是体验到感动。这感动来自画家在纸上的恣意挥洒或皴擦点染,来自画家娴熟的技法和谨严的章法,来自画家的灵光闪动和小心收拾,来自画家对生活的生动反映,而从根本上说,是来自一颗激荡的真诚的心。

  心不易得,所以感动不易得。未得到心时,欣赏者或许会喜欢、会认可、会敬佩甚至赞美,却不会有感动。只有得到了心,借由画作上的笔触与画家心意相通,才会感动:或悲或喜、或愁或叹、或爱或敬,甚或喜极而泣,泪如雨下。

  上乘之作往往能给欣赏者带来感动,使欣赏者得到近乎完美的审美体验。但是上乘之作不易得,创意的、合乎章法的技法不易得,灵光闪现不易得,心不易得,感动更不易得。

  就欣赏过程来说,感动是画作价值的全部体现。这价值不由动辄每平方尺数万、数十万乃至数百万的润格带来,也不由画家各式各样的头衔带来,而由画家那颗饱经磨砺、矢志不渝的心带来。

  那么心在哪里?历数当代名家乃及庞大的中青年画家群,谁有这样的心呢?

  有这样心的画家很少,但不是绝对没有。在欣赏了蒋开发的画作之后,很多人会相信,蒋开发或许正是其中的一个。(老讷)

 

 


 

快速分享到:
| 更多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